[高级搜索]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名家专访 >

不只寸土必争更要寸海必争

更新时间:2016-08-15 17:42   来源:转载   作者:zhjcsh    点击:

原标题:不只寸土必争,更要寸海必争

李海涛和肖凯手捧《海疆万里图》

法制晚报讯(记者 张蕊 殷玉鑫 )67年前,一位将军曾经用自己毕生的心血组建了新中国的海军,并出任第一任海军司令员。在之后的几十年中,将军一直在身体力行,他想让所有人明白的是:“不能只有寸土必争的观念,更要树立起寸海必争的海疆意识。”这位将军就是被毛泽东誉为“终身海军司令”的肖劲光大将。

对于父亲“寸海必争”的理念,女儿肖凯和女婿李海涛是坚定的拥护者和执行者。李海涛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北京画院海洋画家,被誉为“中国画海第一人”。明年,李海涛从艺就整整70周年了。

1986年,肖凯和李海涛决定将中国1.8万公里的海岸线,绘制成一幅《海疆万里图》,这立即得到了肖劲光的大力支持:“一定要画好!应当唤起人们寸海必争的海疆意识。”1990年,画作完成。让李海涛和肖凯遗憾的是,父亲肖劲光并没有看到最终的作品。

近日,肖凯和丈夫李海涛接受了《法制晚报》记者的专访。谈及画作,李海涛说当初决定画海疆,画院的画家有的支持,有的反对,说“这个题材我们想都不敢想”。为创作,肖凯、李海涛付出了大量心血,借钱、卖画筹钱,等到要去南部海疆采风时,家里没钱,叶剑英之子叶选宁拿出一部分钱给予了支持。

李海涛画海的想法

与父亲愿望不谋而合

肖劲光领导创建了中国海军的许多个第一:创建了第一所正规的海军学校,组建了第一支快艇部队、第一个航空兵师、第一个潜水艇支队、第一个驱逐舰大队,研制了第一艘核潜艇……此外,肖劲光还组织建立了我国自己的海军科研队伍,组建了自己的造船厂。毛泽东曾说,“有肖劲光在,海军司令员不易人,肖劲光是终身海军司令员!”

肖劲光爱海。这种爱,如同他在部队中提出的“爱舰、爱岛、爱海洋”口号一样,带着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
从离开家乡赵洲港到去世,前后整整70年里,肖劲光只回过故乡两次,总共不过两天的时间,他的足迹却踏遍了祖国的万里海疆。战略地位重要的海岛,海军部队集中的军港、码头,他去过的次数难以计数。世界各国海军、海洋的一切信息,都吸引着他的注意力,也是他最喜欢与人交谈的话题。

知道自己的女婿要画海疆图,肖劲光非常重视,希望能够通过对海疆的描绘,让国人更加重视海洋。

在肖劲光的鼓励下,李海涛从中朝边境的鸭绿江起步,沿海疆南行,坐汽车,搭渔船,更多的是徒步跋涉。李海涛还通过以写生为主、以拍照为辅的方式进行创作素材搜集。“我们走访了无数的岛屿和渔村,画了大量的素描。”

经过整整5年的创作,终于在1990年12月完成了这一浩大的工程。但此时,肖劲光已逝世一年多。尽管遗憾,肖劲光没有看到他后半生为之奋斗的、儿女画笔下波澜壮阔的大海,但对于肖凯和李海涛来说,这同时也算完成了父亲的一个遗愿。

《海疆万里图》重点描绘了沿海102个重要地点,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中国万里海疆自然风光、气候变化、风景名胜、渔村建筑以及渔船从南到北的不同,全画51米长,90公分宽。

李海涛的《海疆万里图》放到现在来看显得弥足珍贵。“当时我画的很多渔船、房屋甚至渔村等都已经消失了。如果还有谁去画,那画的也是另外一段历史。”李海涛说,海疆万里图的长卷里面,包括了中国所有的岛屿,“我们画院和国家海洋局在一起,随时可以请示他们。有他们给我们指导,使得画卷的准确性得以保证。”

采风花光家里所有钱 叶选宁拿出5000元赞助

在整个创作过程中,为了支持李海涛,肖凯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。创作当中,许多画面需跪在地上或伏在画布上完成,半天下来,腰酸背痛,为让李海涛休息好,肖凯把唯一的一张行军床让给他,自己就在椅子上稍微休息一下,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90年9月15日,“那天50米长卷终于全部完成。”李海涛说,如果说,《海疆万里图》长卷是他的心血凝成,那这其中夫人肖凯功不可没。

2016年7月10日,叶剑英次子叶选宁因病去世,肖凯和李海涛得到消息后十分悲痛,肖凯告诉记者:“他是我的弟弟,生日比我小几个月,我们一直姐弟相称。”

叶选宁在101中学的时候,和肖凯的弟弟肖策能是同学,两个人很要好,“文革”时,叶选宁的胳膊受伤后,有一段时间曾在肖凯家吃住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后,两人就很少联系了。直到肖凯去凯利公司上班,才又见到了时任凯利实业董事长、总裁的叶选宁。那时候肖凯是凯利公司文艺部的经理,李海涛已经开始准备要画万里海疆图了,于是肖凯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出来,留出全家人的生活费后,剩下的钱全部给了李海涛,李海涛带着国家海洋局、美协以及自己的钱,去海疆的北半部体验生活。

第二年,李海涛要去南部海疆的时候,家里没有钱了。肖凯去找了叶选宁:“选宁弟,姐夫有个很大的理想,想画一幅万里海疆图,这也是我爸爸的理想,现在想去海疆的南半部采风,但是家里没有钱了。”叶选宁当时就说:“这是个好事情啊。”并且赞助了5000块钱,肖凯就用这些钱陪着海涛走完了海疆的南半部,最后剩下了2400多元,肖凯全部退了回去。

之后,因为照顾妈妈,肖凯离开了凯利公司,见叶选宁的机会就少多了。“但只要再见到他的时候,内心就有种特别的感情,觉得他就和我弟弟一样。”肖凯说。

肖劲光说国人缺乏寸海必争的海疆意识

李海涛说,中国的海岸线全长18000多公里,他前后两年半来回走了31000多公里。《海疆万里图》前后画了三稿,第一稿12米长,仅10公分宽。第二稿,47公分宽,24米长。小稿完成后,李海涛和肖凯去父亲肖劲光那里征求意见,老人家晚年白内障很严重了,但还是拿着高倍的放大镜来看,非常仔细,还提出了一些问题。最后他说:“我们国人从历史上就有寸土必争的观念,但是缺乏寸海必争的海疆意识。”他嘱咐肖凯和李海涛,一定要把这张画画好,要用作品唤醒人们对海洋的重视。

说这些话的时候,李海涛还未完成全部的工作。等他深入生活的工作全部完成后,他和肖凯带着一个孩子去301医院看望父亲肖劲光,那时候肖劲光的病已经很重了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肖劲光问谁来了,李海涛就报了自己名字,并告诉父亲肖劲光:“我们带着孩子来看您了。”

没想到,肖劲光和李海涛说的第二句话,就是问他,那张画有人支持吗?这让李海涛颇为感动,原来老岳父一直惦记着自己的这张画,“我当时就回答,全国美协理事会开会讨论过,也给了一点儿赞助。”肖劲光闻言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李海涛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他第二次深入生活的之前,给老人家留了一张纸,想让他题“海疆万里图”几个字,“老爷子一辈子参加革命,半辈子搞海军,他是海军的组建者,也是海军司令员,又是我岳父,写这几个字再合适不过了。”但那天肖劲光却告诉李海涛,“我和你说吧,那个字我写不了了。”

李海涛说自己当时心里就“咯噔”了一下,“能不能请人代笔?”他问,老人家摇摇头,“我马上就明白了,他不写这个字,任何人都不能在这幅画上落款了。”画作完成后,有人劝李海涛找个知名的人士在上面题字,但被他当场拒绝了,“我承诺老人家了。”李海涛说。 最后,“海疆万里图”几个大字是李海涛自己题上去的。

李海涛是北京画院资格比较老的专职画家之一。《海疆万里图》小稿完成后,画院的画家有的支持,有的反对。反对的理由有很多,比如,“海涛啊,等到画全部完成,你的油也熬干了。这个题材,我想都不敢想。”

对于李海涛的《海疆万里图》,各界的评价都相当高。有人称这是一幅清明上河图式的作品,在美国展出时,《世界日报》评论认为此画“已是空前绝后之作”。还有评价称,《海疆万里图》是国宝级的作品,应该留给历史,因为这里面记录了很多历史遗留的东西以及一些现在不存在的东西,等于一部中国的海洋史。

如今,对于这幅珍贵的画的归宿,李海涛和家人正在研究,“我个人是不会留的。”李海涛认为,只有留给后世,让人民来评价,才能凸显这幅画的最高价值。

44岁开始转型画大海

无任何参照物李海涛是青岛人,早期以画山水、人物为主,曾经得过不少奖。70年代,在河南工作的李海涛前往大连开会采风,“大家都住在棒槌岛,也就是那时候,我开始对画大海感兴趣。”但当时的李海涛并没有转型的想法。

1977年,李海涛从桂林出发写生一路到海南,在三亚,他又看到了波澜壮阔的大海,这一次,改变了他的一些艺术观点。“看到海水像蓝宝石一样,沙滩上的白沙,两种颜色的强烈对比,就觉得这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作品。”李海涛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当时他就萌生了画海的念头,“我的名字是海涛,我对海有种莫名的亲切感。”

李海涛说自己和夫人肖凯都是非常爱海的,当然这和父亲肖劲光组建了中国海军,并出任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有关系,“老爷子对海是最了解的,在位的时候经常到基层去。”

但当时,李海涛已经44岁了,再不转型就来不及了,而且那时候中国还没有人专门画海疆,所以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。下定决心转型后,经过很长时间的观察,李海涛深知想把大海画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“开始不敢画,海水变化很快。”因此,在正式画海之前,有很长一段时间,李海涛都只画海边的船、渔村、房屋等。

时间久了,李海涛对海越发感兴趣。1985年的一天深夜,一直没有入睡的李海涛突然迸发出了灵感,“当时觉得如果能把海浪、海涛以及海周边的风景表现在一张图上,那一定非常美。”想到这里,抑制不住自己兴奋的李海涛叫醒了已经熟睡的肖凯,把自己的构想告诉了肖凯。肖凯听完李海涛的想法后,当即表示会全力支持丈夫完成梦想。

为磨炼自己的意志和寻找灵感,李海涛曾在深入生活期间去过海南最大的原始森林保护区尖锋岭,那里是中国两大雨林之一,有许多受国家保护的稀有动物、植物。一天晚上,李海涛在几名向导的带领下,靠着几只大号手电筒的微弱光亮,摸进了这漆黑如墨的原始森林。

因对环境极其不熟悉,行进当中,李海涛一脚下去,不慎落空将脚扭伤,腿立刻肿胀得像木槌一样。但李海涛仍坚持跟随着向导,经过一番毅力和体力的抗争,他终于挪到了工人们的驻地。住进简陋的招待所后,还没休息几分钟,就又和当地的一些美术爱好者们去“冲凉”了。

在回驻地的路上,李海涛又不慎落进路基的岩坑中,右腿严重划伤,骨肉绽露。大家把李海涛送进医务室后,他的腿伤足足缝了8针。回忆起这件事情,至今让李海涛万分感慨,真是,天不留客“伤”留客,无奈,李海涛只好暂留驻地敷药疗伤。在驻地,这位不甘寂寞的“苦行僧”为了丰富边远山区的文化生活,主动给膀大腰圆的伐木工画像,开辟露天美术热。

除此之外,李海涛在外出收集素材的过程中,会遇到各种突发事件,李海涛在福建太姥山收集素材的时候,因为水土不服,不能吃东西,只能靠打点滴维持。李海涛还疑似得了阑尾炎,为了不耽误收集素材,李海涛依然坚持着,没有回京。搜集素材的过程中,李海涛还得过甲指炎,每一步都疼痛难忍,在忍耐两个月之后,情况才有所好转。还有一件事情令李海涛难忘。1987年秋天,李海涛的母亲去世,李海涛的姐姐为了让李海涛专心收集资料,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李海涛,李海涛没有回来送母亲最后一程。现在想起来,他还会觉得内疚。

为画好海疆 随渔民一起出海遭遇台风

带着父亲肖劲光的嘱咐,李海涛开始了画海疆万里图的准备工作。“经济上,收紧能利用的钱集中使用,借了一些钱,卖画筹了一些钱,就起步了。复员回来的二儿子李冬,刚好没工作,就陪我走了从丹东到上海的整个北半部。”如今的李冬已经是一位知名的画家,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全国公安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海洋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、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中国书画院副院长、新加坡神州艺术院院士。

这一路,走得并非一帆风顺。

在山东胶南的灵山岛写生时,因为被岛上山峦险峻和岸边一个个高大的峭壁所吸引,李海涛让李冬去百米外的另一角度速写并拍照。但是为了赶到理想的位置,他们需要骑“特殊的自行车”去,这种自行车车胎的气不能充满,只能充一半。为找到画速写的最佳位置,李海涛请人协助,将绳子系在自己的腰上,然后慢慢从崖上滑到一处理想位置,不料礁石风化严重,脚下砾石滑滚,就在李海涛遇到危险的同时,李冬也差点滑落海中。

以广西北海市为基地,李海涛赶到我国最南边海岸线起点——北沦河入海口和海防,之后到了距北海市约80多海里的涠洲岛。那一天,天气晴朗,李海涛在海军的大力协助下踏上登陆艇。

由于岛上生活条件有限,李海涛就住在军队的一座临时仓库里。一身的疲劳,令他早早睡下。在睡梦中,他突然被一种奇怪的叫声惊醒。他很奇怪:天这么晚了,鸟儿应该入林了,这是什么在叫?当他循声探查时,却见房外一团团蚊子围着灯在转,屋顶一只只抓蚊蛾的壁虎不时发出鸟鸣般的尖叫。这让李海涛大长见识——北方的壁虎是不会叫的。

南澳是一个岛县,面积并不大,岛上仅有一条街,但那里有大炮台和古城等郑成功练兵时候留下的许多遗迹。这里是台风的多发区,但在这里能观察到海浪变化的规律以及各种浪的形态。因此,李海涛住进了当时岛上条件十分艰苦的招待所。说条件艰苦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岛上的淡水使用是限量的。

几天后,“台风”真的来了。李海涛记得,当天天气预报说飓风接近南澳岛,渔船闻讯纷纷回港,拄着拐棍的老人、自家养的小狗也都在海边,翘首以待自己的亲人。

几分钟后,风力逐渐加大,刚刚还是碧空万顷,突然间海风劲吹,只见天际灰蒙蒙的乌云向沿岸扑来。海水开始躁动,风力不断加大,一时风啸云漫,暴雨铺天盖地。周围一片漆黑,闪电划破天空,近十米高的恶浪突起飞溅,蓝色的海水卷起了泥沙,变成了棕黄色海浪。李海涛就势躲进一处离海最近的渔民家,临窗而坐,迅速用画笔和相机将这难得的瞬间记录了下来。

为了表现航船奋力同风浪搏击的特殊场景,李海涛在闽南惠安冒着大风随渔民一起出海。海上的风浪极大,船在浪中时而冲上尖峰,时而跌落谷底,四周除了高大的海水壁,什么也看不到,严重的失重感让他腹内翻江倒海,根本无法画速写,只有牢牢抓住船帮以防被甩入海中,仅凭记忆和感受以及抢拍的照片作为记录,却为后来创作表现风浪中渔船奋力搏击的作品《雾海中》提供了真实的生活依据。

画卷作为礼品赠送给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

“我的父亲作为中国海军第一任司令,一直在研究海洋,维护祖国的海洋安全。父辈的言传身教也深深影响了我们,特别是现阶段,更要进一步增长海洋认识。”李海涛和肖凯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

李海涛曾经给海军某舰队题过“寸海必争”四个字,这也是肖劲光的愿望,如今,这四个字被该舰队挂在了会客厅最醒目的地方,“我们一定要贯彻执行这四个字的方针理念。”肖凯回忆,当她和丈夫李海涛再次前往该舰队时,舰队的领导告诉他们,一定会将这副字像传家宝一样,一代一代传下去。

《海疆万里图》原画只有一张,不能总往外拿,肖凯和李海涛决定做有限的刻罗版的缩制卷。当年《海疆万里图》缩制卷出来后,一家曾经赞助过他完成这部作品的企业老总拿走了20份缩卷,“他拿走后,就全部送人了。送出去后,他就后悔了,等想要回来的时候,根本没人愿意还给他。”李海涛笑称。

《海疆外里图》缩卷做好以后,曾经给外交部送过一份。当时李鹏总理要去联合国开会,外交部就找到李海涛和肖凯问他们又要了一份,作为礼品赠送给了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,“海涛是个很严谨的人,每送出去一幅画,他都要在画上重新画一遍,不足的地方补充好。”至今,让肖凯和李海涛比较遗憾的是,没有找外交部要一张李鹏总理向安南赠送《海疆万里图》的照片。

中国人民海军成立40周年的时候,肖凯和李海涛代表整个肖家,向中国人民海军政治部赠送一幅《海疆万里图》长卷,同时给国家海洋局也捐赠了一幅。上海的海军博物馆,一直在用《海疆万里图》作为海军爱国主义教育的范本。

肖凯告诉《法制晚报》,中国海洋画研究院现在工作的重点,就是要结合现在的形势,再到祖国各地举办画展,“通过画展,我可以告诉喜欢海洋和海军的孩子们,中国的海疆有18000多公里。”肖凯说。
文/记者 张蕊 殷玉鑫 摄/记者 杨浩东

(责任编辑:zhjcsh)
    收藏】【挑错】【推荐】【打印
    上一篇:有一种优雅叫易霓
    下一篇:学习行草书大家谈 · 崔胜辉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2 中国警察书画网版权所有  地址:青岛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 邮编:266555
    客服QQ:1174750410 鲁ICP备09032918号
    法律顾问:山东鲁泉(青岛)律师事务所